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企业人物

民蕴财富CEO姚春梅:5年写了一个“稳”字

2018-07-24 15:04:49 来源:北国网

  近期,P2P行业可谓多事之秋,笔者整理了相关数据,截止目前,网贷之家收录的6253家平台中,正常运营的有1803家,而在这1803个平台里,运营时间超过5年的只有119家,占比仅为1.9%。“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在行业的浮沉中,从业者、投资人如何独善其身?笔者有幸联系到1.9%里的其中一家,民蕴财富的负责人平台CEO姚春梅女士,来听听她的看法。

  笔者:我们注意到,民蕴财富5年了,相对p2p行业而言,寿命挺长,有什么秘诀吗?

  姚春梅:刚你说民蕴财富是1.9%中的一员,说实话,我既感意外也不觉意外。

  p2p行业从开始到现在的十年间,一直维持很高的淘汰率,这和行业过去几年疯狂扩张的态势密切相关。在疯狂中如何保持一份责任和踏实,我觉得特别重要。首先,怀着一颗责任心去把控风险,为自己负责,为并肩作战的伙伴们负责,更为投资用户负责;其次,踏踏实实走好每一步,不冒进,有多大口袋就装多少米,金融不能“多快好省”。做到这两点,好多事情也就水到渠成了。

  笔者:您是怎么接触到p2p这个行业的?

  姚春梅:我硕士研究生毕业后,进入某国资背景的担保公司工作。大概2010年的时候,在南方接触到了P2P这个行业。当时隐约觉得这个模式挺好,如果引导得当,它既可以承担普惠金融的角色,有关部门也能通过它把民间借贷这块给监管起来,还能让手里有零散资金的朋友进行理财,拿到不错的收益。那个时候我就有进入p2p行业的打算。

  笔者:我注意到您2010年就有做p2p的打算,为什么直到2013年才创立了民蕴财富?

  姚春梅:2010年我了解到p2p模式后,和集团公司的一位副总深谈过几次,当时他是有所顾虑的,我也感觉行业并不是很成熟,所以没有实施。

  笔者:方便讲一下当时的顾虑吗?

  姚春梅:我是做风控出身的,2010年刚接触p2p行业的时候,为了弄明白它的运作模式和风控系统,我自己投了大概五六十家p2p平台,下载了一百份协议和借款合同,发现当时p2p运作模式有个很大的风险:用户充值的资金直接到了企业甚至个人的账户,资金不受监管,而当时竟没有一个很好地方案去解决这个问题。你知道,既然p2p是撮合借贷的,如果运营方能随意动用用户资金,那是相当恐怖的。

  笔者:这个问题在13年得到解决了吗?

  姚春梅:是的,当时行业内有些人已经意识到需要有一个系统来解决平台能够随意动用用户资金这个问题。部分第三方支付公司把这个思路落地成托管系统,此时,我觉得做p2p平台的时机成熟了。

  笔者:所以,民蕴财富一开始就上了资金托管系统?

  姚春梅:是的,用户资金直接充值到平台账户,是违规的。后来,国内几家第三方支付公司纷纷研发自己的资金托管系统,当时民蕴财富经过筛选,选择成立较早、资历较深的迅付公司推出的托管系统,也算是行业内第一批吃螃蟹的平台。

  笔者:作为第一批吃螃蟹的平台,和迅付公司的合作愉快吗?

  姚春梅:双方的合作并不太顺利,因为行业内几乎没有成功的案例可以借鉴,托管系统的接入全靠双方探索、磨合、调试,我记得当时仅技术对接就做了7个月。

  笔者:对于一个高速增长的行业来说,您不觉得7个月的时间有些浪费?

  姚春梅:那时我身边也有朋友从事这个行业,在民蕴财富接入托管系统的时候,他们趁着余额宝出来后带动的互金红利迅速扩张,不少朋友说我太傻,但托管系统是p2p平台重要的框架,怎么能马虎?就像小孩子长身体,骨头没长起来怎么变强壮?

  要说浪费,2014年民蕴财富上线资金托管1.0版本后,因支付流程问题,迅付公司强制升级了2.0版本,导致投资人账户资金被冻结1个月之久,当时民蕴财富的规模大概有400万左右,系统恢复正常后,投资人纷纷提现,最后托管账户余额就剩10多万,我们做起来的规模,差不多被清零了。你说这其中的人力、物力和精力是被浪费了吗?

  笔者:我可以理解成这是民蕴财富为合规所付出的代价吗?

  姚春梅:你可以理解成是代价,但我却把它们看成是一笔价值不菲的财富。我是那种越碰到困难越兴奋的人,所以这些挫折也更坚定了我们合规经营的决心,而后民蕴财富资金托\存管系统经历了从迅付公司到双乾支付,再到重庆富民银行的转变,始终走在行业的前列。

  任何行业都有周期性,2015年p2p行业经历了一波“跑路潮”,包括今年六七月份的种种,不能说对民蕴财富没有影响,但民蕴早已经历过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的这个过程,就像一个经历过生死的人一样,看眼前的纷纷扰扰也都显得风轻云淡了。

  笔者:说到2015年和2018年这两次行业的动荡期,你怎么看待?

  姚春梅:我觉得是监管政策在起作用,说明整个行业被慢慢拨入正轨。

  笔者:监管政策对民蕴财富这样的小众平台影响大吗?

  姚春梅:行业经过几年的爆发后,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问题。而监管政策就是为从业者和投资人指方向的,从这个方面说,监管政策的影响是积极而正面的。

  笔者:能简单聊一下民蕴财富的业务模式吗?

  姚春梅:我是做投资担保出身的,所以民蕴财富一开始做的是和担保公司合作的业务,然后咱们前边提到过,因为2014年迅付公司的问题,平台规模差不多清零,这部分业务也就中止了。

  上线双乾支付后,民蕴财富开始做叫“创业C计划”的标的,主要用于支持年轻人创业开连锁加盟店。“创业C计划”一方面有连锁企业总部担保,另一方面还收取30%的保证金,用以保障投资人利益。不过后来我们发现“创业C计划”也有一定的风险,所以做了一段时间后也慢慢放掉了。

  笔者:能具体谈一下放掉“创业C计划”的原因吗?

  姚春梅:“创业C计划”虽然有连锁企业总部担保和保证金双重保障,但抛开其保障方式单看产品自身,“创业C计划”并不是一款成熟的金融产品,它的第一还款来源是借款人加盟连锁后的收入,但并不是每一个加盟连锁经营的借款人都能赚到钱。还款来源不确定就是最大的风险。

  笔者:也就是说“创业C计划”是一款失败的产品?

  姚春梅:可以说是不够成熟,但不能理解成失败,因为“创业C计划”并没有出现一笔逾期和坏账。

  从“创业C计划”之后,我们就开始有了金融产品的思路和模式,2016年初民蕴针对郑州长租公寓市场推出的“租约H计划”,以租赁权为抵押,以公寓公司租金收入为第一还款来源,并引入保证金机制,这已经算是一款完整的产品了。

  2016年下半年开始,郑州房价飞涨,长租公寓公司租金差缩小,作为第一还款来源的租金收益空间受到挤压,项目风险增大,于是我们就把眼光瞄向了依托银行房抵的短期资金周转业务,慢慢搭建自己的房产金融场景,毕竟房价上涨,房抵业务这块蛋糕也会越来越大,也就是现在的“房产A计划”即个人房产借款项目。

  笔者:您怎么总结平台底层资产的上述变化?

  姚春梅:我特别喜欢在民蕴财富理财群里和大家聊天,群里有个理财用户说“大象很难踩死蚂蚁(有缝)”,这句话说的特别好,相比北上广,小城市也有小城市的模式和项目,所以平台发展要因地、因时制宜。况且经过这些变化,民蕴慢慢形成了自己的产品思维,模式也更成熟,相应的也能为大家提供更稳健的标的,所以我觉得这些变化是有利的,也是必要的。

  笔者:据我们了解,在网贷行业中,您是为数不多女CEO,女性角色对您的工作有影响吗?

  姚春梅:影响主要是指家庭方面。在管理公司的同时,我还是一名妻子和母亲,对公司和家庭都要有责任心,自己对家庭付出的精力不够多吧,尤其是在创业初期,大部分的精力都分配给了工作,对家庭的付出较少,说实话感觉自己对家人是有点亏欠的。

  笔者:听说您曾在大学里当过老师?怎么会想到去学校里授课呢?

  姚春梅:当时是2016年吧,平台处于平稳期,各项合规措施也有条不紊的进行,刚好有这样的一个机会,出于我内心的老师情节,我一直都有传道授业解惑的这样一个向往,所以我就去了。在大学里,我教的是信用管理学,我自身拥有这方面的知识和经验,我也想把这些价值传递给更多的人。

  笔者:现在还有在大学里讲课吗?

  姚春梅:现在没有了,不过我在民蕴财富的理财群里经常和用户交流沟通,有投资人称我为班主任,我挺喜欢这个称呼的。

  笔者:最后一个问题,您希望P2P行业未来朝着一个怎样方向发展?

  姚春梅:能够在细分领域里去深耕,这是我对P2P的期盼。

  做“小而美”的P2P项目,这里的小是一个关于“部分”的抽象概念,只要每个项目所归属的类别够精细,资金上亿也可以是“小项目”。这样P2P平台就可以在细分领域里去研究不同借款人的资金需求特点,寻找借款人的共性,以更有效的去规避风险,让更多的投资人信任P2P,让P2P走向更远的未来。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意见反馈 合作伙伴

南方企业网(www.cnqyj.cn)所刊载内容仅供之知识传播,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南方企业网 《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浙ICP备11021194号-1

South Enterprise 南方企业网 Copyright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本站常年法律服务:北京市智舟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