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南方企业

中国银行业改革开放成就与经验:推动企业改制

2018-06-26 15:32:54 来源:金融时报

  2018年是我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回顾历史,总结经验,更有利于我们认识当下,把握未来。本文围绕我国银行业的改革开放展开回顾总结和展望。

  中国银行业发展的成就

  (一)业绩的历史比较。1978年之前的数十年,中国的银行业务都是由中国人民银行经营的,1979年恢复了中国农业银行、分设中国银行,1983年和1984年中国建设银行和中国工商银行成立。此后,股份制银行、城市商业银行(早期称合作银行)、政策性银行等相继成立,银行业务持续发展和壮大。1978年中国国家银行的全部资产1850亿元,2017年底达到2457784亿元,国内法人金融机构达到4000多家。

  (二)主要指标的历史比较。1997年6月底,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和中国建设银行的资本金净值分别为946亿元、374亿元、1137亿元、497亿元,资本金严重不足,1998年财政部发行特别国债2700亿补充4家国有银行,使账面资本充足率达到8%(按照国际监管标准只有4.2%),2003年下降到?4.28%。2017年整个银行业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达到11.35%左右,资本充足率13.65%,净利润达到17477亿元,资本利润率达到12.56%,资产利润率达到0.92%,在全球也算是经营良好的银行。银行的不良资产率大大降低。2004年第一季度中国主要商业银行不良资产20776亿元,占贷款16.6%。2017年银行不良资产比率只有1.74%,大型商业银行资产不良率1.72%,合计不良资产15122亿元。

  中国银行业发展的成功经验

  (一)坚持改革和开放。在商业银行独立之时,我国就开始吸引外资金融机构进入。1979年批准第一家外资银行——日本输出入银行代表处。2017年外资银行在华营业性机构总数达到1013个,分布在70个城市。同期,外资银行在国内资产总额3.24万亿元,比2001年增加10多倍,占中国银行业资产规模1.3%,外资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达到17.83%。

  开放就是最好的保护。只有竞争和挑战的压力,才能促进生存能力的提高。市场会改造一切,超越人们的想像。要相信企业在国际国内的市场适应和竞争能力,闭关锁国、自我封闭只会更加落后,只有融入世界,才能更好发展。

  (二)推动企业改制和上市。1999年出台的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议,就提出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实现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健全决策、执行和监督体系,使企业成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法人实体和市场主体,《公司法》要求企业建立董事会制度,作为股份公司的商业银行董事长、行长职位分设。

  2003年以来,政府着手准备让商业银行上市,用外汇储备作为注册资本金成立中央汇金公司,给资本金不足的中国建设银行、中国银行注入各225亿美元的资本金,2005年给工商银行注资150亿美元的资本金,将银行不良资产剥离出来组建资产管理公司,按照股份公司要求组建董事会和经营层,解决了商业银行过去不良贷款高,资本充足率不达标的问题。同时,对上市银行建立了规范的股东大会、董事会和监事会、经营管理阶层,董事会下设专业委员会。

  为让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境外上市成功,吸引了境外战略投资者投资。外国战略投资者的参与,提高了中国的银行信用,银行境外股票发行顺利成功。

  商业银行的改制和上市,使其透明度大大改善,公众监督大大增强,市场化程度提高,激发了银行追求业绩和薪酬的活力和动力。

  (三)完善风险控制和管理。一是制定正确的宏观战略。首先保持经济持续稳定、健康增长。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一直持续稳定在8%-10%以上,2010年以来有所下降,目前保持在6.5%左右;其次保持高度开放后的汇率升值和稳定。一般情况下,人民币利率比国际储备货币利率高2-3个百分点。1978-1994年人民币兑换美元汇率持续贬值,从1美元兑换1.5元人民币贬值到1美元兑换8.7元人民币。但是1994年以后,人民币汇率持续升值或稳定升值到1美元兑换8.27元人民币,即使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也保持汇率稳定,美国次债危机发生后,我国继续保持汇率稳定。2005-2013年人民币汇率从1美元兑换8.27元人民币持续升值到1美元兑换6.11元人民币。汇率的相对稳定和升值以及相对高的利率,吸引境外资本大量流入进行直接投资,不仅避免了1997-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的冲击和传染,而且推动了中国经济成长和银行业的壮大和发展。最后金融谨慎开放。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我国放慢了资本账户的开放。2004年开始对外资银行外债进行余额控制,任何时点不得超过余额指标,有效防止了跨境资金大进大出。美国次债危机爆发后,我国资产证券化一直停留在试点阶段,风险得到有效控制。最近几年,政策上始终强调金融为实体经济服,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2012年以后还加快金融开放步伐,放宽资本账户管理,允许在总额控制内企业可以借用外债,合格的境外机构投资者可以投资国内股票、债券市场,鼓励企业使用外汇到海外投资等,2015年人民币申请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同时改革了汇率机制,减少了对汇率的干预。这些政策和开放,有效地控制了风险。

  二是注重市场风险控制。首先,风险控制的首要战略是实行银行、证券、保险的分业经营,不许混业经营。其次,中央银行和财政兜底,对商业银行和农村信用社的不良资产等历史遗留问题,进行了资产核销。再次,加强监管,适应国际银行业的要求,不断提高核心资本充足率,2004年就对商业银行提出资本充足率管理办法,对不良贷款和不良率进行考核,要求降低;再其次,监管部门加强了对商业银行的风险监控。对银行实行资产负债比例管理,贷款不超过存款的75%,对可能发生呆坏账的贷款要求计提贷款损失准备。2013年贷款损失准备16740亿元,拨备覆盖率达到282.7%,2017年贷款损失准备达到30944亿元人民币,拨备覆盖率达到181.42%,而2008年底只有116.4%(拨备覆盖率=贷款损失减值准备金余额/不良贷款余额×100%)。为防止商业银行过度信贷扩张,在不断提高核心资本要求的同时,不断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如1999年11月存款准备金率为6%,到2011年6月最高时达到存款的21.5%,目前中小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在12%左右,大型机构15.5%左右。最后,加强资金集中管理。1993年开始,商业银行内部实行资金集中管理,统一调度,全行统一核算,分行之间不允许有市场交易行为;内部对贷款权限上收,建立了贷款审查委员会,限额贷款都必须经贷款审查委员会审查通过。且按照不同地区的金融,内部授权自主决定的贷款额度大小不同。对不良贷款,实行责任终身追究,这些措施有效地控制了不良贷款的发展。

  (四)坚持市场(导向)竞争。一是不断鼓励成立新的地方和区域金融机构。1986年开始我国陆续成立了股份制银行和区域性商业银行,后来鼓励农村信用社转为农村商业银行。二是将商业银行的政策性贷款分离出来,成立政策性银行。三是降低中长期存款和贷款的利率差距,从过去的3%左右降低到1.8%-2.4%以下,时间越长,利差越小。四是银行不断完善激励和奖励制度,内部开展竞争,对下属和分支机构收入和奖金与贷款、存款、利润等业绩挂钩,调动了员工拉存款、做贷款和中间业务的积极性,也改变了过去银行的官僚习气。

  (五)寻求解决不良资产问题的途径。尽管政策上提出要建立现代银行制度,但国有银行的不良贷款历史包袱很重。1999年国家从4家国有银行剥离不良资产13939亿元人民币(使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下降9.2个百分点),并组建成立了四家资产管理公司,对不良资产进行追债、转让和出售或专业化经营。2003年底为让建行、中国银行上市,剥离2790亿元可疑类资产给资产公司,用资本金、利润、存款准备金核销损失类资产4070亿元,使银行资本充足率达到8%。

  (六)发展银行间金融市场。随着外汇制度和金融制度的改革,建立和发展金融市场就应运而生。

  外汇市场。1980年政策规定,由中国银行按照非官定汇率价格在企业之间进行外汇调剂买卖,1986年允许外商投资企业相互调剂外汇,1988年全国各省级、副省级都成立了外汇调剂中心,建立了区域性外汇交易市场,当时市场调剂价格的汇率高于官方汇率。1994年成立了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即银行间外汇交易市场,各地调剂中心相继取消,多重汇率统一为单一汇率。外汇交易市场的发展,大大便利了企业和市场。

  个人、企业与银行按照国家确定的汇率进行外汇买卖,银行则进入交易中心进行外汇的买卖,中央银行是外汇交易中心成员,开有交易账户,银行不要的外汇,中央银行买入;市场不足的外汇,中央银行提供。从1994-2012年大部分时间内,由于强制结售汇制度、人民币汇率升值以及升值预期,中央银行买入的多,卖出的少。2012年以来,外汇管理制度逐渐放松,人民币汇率机制的改革,基本实行意愿结售汇制度。

  债券市场。主要是银行持有人民币债券的买卖交易,包括国债、政策性金融债券、央行票据等。1997年,中国债券市场分为银行间和证券交易所两个债券回购交易市场,而且交易所占比达到97.5%,到2007年银行间就达到96.13%。2002年银行间债券市场交易(主要是质押)量10.2万亿元人民币,2008年56.4万亿元人民币,2017年达到588万亿元人民币。2017年各类债券余额达到744104亿元人民币。

  同业拆借市场。1984年建立,是商业银行之间人民币资金的相互借贷,中央银行参与。开始各地区的银行间拆借规模小,1986年正式运行,成为全国性的拆借市场。1998年允许商业银行分行直接参与拆借。2007年管理规定,凡是境内依法设立的金融机构,都可以进行人民币的同业拆借。全国统一的同业拆借网络包括: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的电子交易系统;央行分支机构的拆借备案系统;央行认可的其他交易系统。2017年银行间资金拆借资金规模达到789811亿元。

  银行间金融市场的发展一是有利于形成汇率、利率价格引导乃至定价标准。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市场的成熟,2013-2015年利率完全市场化后,银行间市场利率和汇率的政策导向作用明显增强。二是有利于收益率和流动性调节。外汇资金的结汇、售汇和汇率、利率境内外价格差,都会引起资金跨境流动的波动以及汇率的升值和贬值;债券市场给银行提供了中长期流动性和收益率的平衡机制;银行间拆借市场给短期流动性收益和平衡提供了解决机制。三是有利于资金流动,有利于资源的市场有效配置。外汇交易和人民币资金交易乃至债券交易,其实是市场配置资金资源的最有效方式之一,资金交易量最大的银行往往也是需求和供给较多的机构,也反映了其所在区域和客户的经济发展。

  (七)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的银行战略。一是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作指导。过去的40年,我国成功避免了两次外部金融危机的冲击,2008年以后与中东、北非以及一些动荡的发展中国家比较,中国社会很稳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和制度自信在国际比较中确定,在改革、开放、发展的成功中确立,也成为银行业发展的理论和实践指导。

  二是依靠国家治理制度的完善来完善企业管理。在短短的40年内中国获得发展的成功,一个很重要的经验就是依靠国家战略取胜。由于宏观上的战略把握,以及市场激励机制的完善,人口巨大和市场巨大的红利,我国的经济活力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和长足的发展,也使银行从中受益。

  总之,银行业的强大,首先在于党的正确领导和决策,在于国家的谋略和制度胜利,在于避免内外部因素引起的各种危机。

  中国银行业发展展望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指出,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发生了变化,提出到2020年全面实行小康,到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到2050年建成现代化强国。银行业需要围绕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深化银行业内部改革,加强对小微企业的服务,对信用良好的个人、企业实行纯信用贷款。同时,围绕国家发展目标,银行业也要调整发展规划,努力服务于实体经济。为防止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监管部门对银行各种理财产品(表外业务以及影子银行业务)提出了新的规范要求,这些措施将有效控制影子银行风险。在监管上,政策已经提出要从重视机构监管、产品监管兼顾更加重视功能监管、行为监管。要求监管部门认真履行监管职,要努力培育恪尽职守、敢于监管、精于监管、严格问责的监管精神,形成有风险没有及时发现就是失职、发现风险没有及时提示和处置就是渎职的严肃监管氛围。

  我国已经对国际社会宣布,决定取消对银行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内外资一视同仁;允许外国银行在我国境内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2018年年底前,对商业银行新发起设立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和理财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不设上限,大幅度扩大外资银行业务范围。

  只有改革开放,才能让中国的银行业更强大。银行业的成就是过去的,并不代表未来,要取得未来的成就,依然需要奋斗,需要深化改革和开放。我们相信,在新一轮改革和开放中,银行业将会有更多更大的创新,也会走向更强大。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意见反馈 合作伙伴

南方企业网(www.cnqyj.cn)所刊载内容仅供之知识传播,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南方企业网 《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浙ICP备11021194号-1

South Enterprise 南方企业网 Copyright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本站常年法律服务:北京市智舟律师事务所